没有多说什么

2020-08-26 01:40

村民爆料

张:是大家(注商贩)选的,有5个人,也是自管会的。

未获批收费涉嫌违法

暂住门头沟大峪的菜贩小胡,对早市乱收费很有意见,2013年11月1日,曾在“百度吧”发帖举报,引起一些人的共鸣,后记者在网上找到小胡发的举报帖子。

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教授符启林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占路、收费需经特定部门批准。占路许可和收费权都属于特定部门,收费标准也有严格的规定,否则涉嫌违法审批或违法收费。

对话居委会

至于向商贩收费一事,该工作人员表示不知道。

京煤集团退休职工孙师傅家邻近剧场东街占路市场,他说占路市场严重影响了周围居民的生活,给大家出行造成了极大不便。

为了拍摄到对方收钱的现场画面,记者选择了在剧场东街占路的一个卖大葱摊位旁进行蹲守。

长期摊位摆放的位置在剧场东街的东部,临时摊位大部分聚集在剧场东街的西部。

很快,两名收费男子来到记者蹲守的摊位前,示意摊贩交费。

fw:收钱为什么不给收据?张:要规避风险,因为收费就要承担风险,市场发生所有的问题都要承担、负责。我们不是经济实体承担不了,所以没有收据,什么都没有。

他每天早晨都要和老伴儿去滨河公园锻炼,占路市场将公园门堵死了,100多米的路,有时10分都过不去。还有卖水产的商贩将摊位摆在公园门口,现场宰杀活鱼,弄得到处是鱼腥,看着就恶心。为此,他和其他居民曾多次到门头沟区委区政府信访接待室反映情况,不知什么原因,占路市场的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

管早市满足群众需要不给收据避风险

根据刘鑫的反映,3月26日,记者来到了剧场东街进行调查,这条东西走向的大街,长约400米。大街的东头是门头沟滨河公园西门,西头是门头沟门城镇新桥大街。剧场东街是一条城区街道,过往行人、车辆较多。

上午8时许,刘鑫曾经描述过的两名收费人员出现了,他们自东向西开始收费。

3月27日上午,《法制晚报》记者就剧场东街占路早市收费一事,采访了剧场东街社区居委会的张主任。面对记者,她承认居委会派人收钱的事实,并称部分钱用于了社区。不过她拒绝透露具体用途。

这时旁边的商贩赶紧出来打圆场,让他少说几句。就这样,在其他商贩的劝解下,刘鑫不情愿地拿出10元钱交给对方。事后他将剧场东街占路市场收费的情况向门头沟城管大队进行了举报,值班人员答应调查一下,有什么问题再与他联系,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今天上午,记者就门头沟剧场东街早市有无证人员乱收费一事向大峪派出所报案,接警值班人员告诉记者,可以将相关视频资料送到派出所,让民警具体分析、甄别收费人员的身份,再考虑下一步的处理方案,并称已将记者的电话所报告事项记录在案。

fw:为什么要收这笔费用?依据是什么?

张主任(以下简称张):收费是剧场东街居委会组织的,收费人是“自管会”(注:早市自我管理委员会)的成员,成员是选出的。

月收费超五千元收费由居委会组织

开车路过的这位“主任”(圈中男子)帮着收费人员证实其身份,事后记者查询到车内男子是居委会负责综治的副主任

派出所

“主任”帮证身份

居委会主任:月收费超五千 部分款项用于社区不给发票为避风险城管称不知收费情况工商证实早市未登记

早市卖核桃不交钱就要轰走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请问市场收费的是什么人?和居委会是什么关系?

小胡说居委会组织成立了一个早市“自管会”,所谓“自管”就是自我管理的意思。“什么自管?其实就是以此名义向大家收费!”小胡这样抱怨道。

记者上午致电门头沟工商部门,证实该早市没有登记,是个非法早市。

fw:能说一下居委会收了多长时间钱吗?收了多少钱?张:收费从2013年5月开始,每月收费5000—6000元。

张女士说,对于剧场东街这一占路市场,他们曾多次向门头沟区城管、工商等部门反映过,谁知,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还有人在此公开收费,她表示不可思议。

已记录甄别身份考虑处理

张女士是清颐敬老院的工作人员,这个敬老院就在这条路上。她告诉记者,2013年7月的一天上午,敬老院一老人突发急病,需送医院救治,结果由于占路市场阻塞交通,救护车进不来,情急之下,大家只好跑到街上动手驱赶商贩打通道路。

记者对该占路市场摊位进行了统计,长期摊位约30个,临时摊位约65个。

张:剧场东街占路早市已经存在10多年了,严重影响了周围群众的出行,对此,居委会也多次向上级和有关部门反映过,城管等单位也曾多次联合清理过,但每次清理后很快就恢复,原因是群众生活确实需要。由于门头沟城市建设需要,距离近的市场被拆除了,买菜不方便,因此逐渐形成了这么一个早市。

文并摄/本报暗访组

法律专家

就剧场东街占路早市收费一事,4月14日记者联系了门头沟城管大队。该大队一正在值班的女工作人员称,该早市是剧场东街居委会设立、管理的,主要是为了方便周围群众买菜。城管大队为他们规定了时间:每天上午10时结束。

文并摄/本报暗访组

“钱是居委会让收的。”对方指着戴眼镜的男子说:“他们是自管会的,收钱交给居委会。”

符教授指出,收费时应使用财政部门印制的收费专用收据。城市道路临时占用费收入纳入财政专户储存管理,由公安、市政部门用于城市市政建设、道路管理和养护维修,具体分成由市政府确定。符教授认为,剧场东街居委会在未获批的情况下擅自收费涉嫌违法。

交钱后,对方没有给任何凭证,老滕提出要收据,对方表示没有。

摊主老滕问多少钱,对方一名戴眼镜的男子说:“十块。”

在剧场东街早市,记者时常看到戴着黄色袖标的“垃圾分类督导员”转悠。开始还以为他们是负责早市清扫的,但是后来记者从居委会了解到,早市占的这条街是一条市政街道,由环卫部门负责清扫,居委会不负责清扫。

记者从剧场东街占路市场鲜肉摊位(该早市唯一一个鲜肉摊)了解到,长期摊位每月200元,临时摊位每天10元。

居委会副主任出面证实收费

刘鑫有些奇怪:这不是自发(形成)早市吗?怎么还有人收费?对方说:“过会儿你就知道了。”于是,刘鑫只得将摊位摆到街西头一个单位门前。

记者暗访--占路市场居委会派人收钱

城管不知收费情况工商证实市场未登记

“居委会。”戴眼镜的男子说:“不愿交钱就别摆了,走人!”对方说着找给老滕90元钱。

老滕不太情愿,但还是拿出100元钱让对方找钱。

门头沟区门头沟剧场东街有个自发形成的无照占路市场长期存在,《法制晚报》记者调查发现,剧场东街社区居委会(以下简称剧场东街居委会)并没有制止,反而组织人以“自管会”的名义对占路商贩收费,并不给任何凭证。

老滕有些不甘心,指着旁边等着买葱的人说:“人家给我钱我还得给人家一把葱,你收钱什么也不给,这算什么?”

张:所收费用部分用于社区,有账可查,不过查账需出示相关手续。

早市占道居委会不负责清扫

随后记者在剧场东街居委会办公室墙壁的公示栏中看到了该男子的照片,该男子叫李维忠,是居委会负责综合治理的副主任。

记者追访

fw:这些钱居委会如何处理?具体用途是什么?

为了既不影响交通,又解决群众买菜难的问题,在街道、城管的建议下,自去年5月起,就由居委会出头将早市管了起来。

戴眼镜男子告诉记者:“这是居委会李主任,钱是居委会让收的。”于是,老滕转向这位被称为李主任的男子问:“你是居委会的?钱是居委会让收的?”

戴眼镜男子听完老滕的话,没有多说什么,竟然退给老滕5块钱。

记者从其他小贩的口中了解到,收费的这两个人原来也是小贩,在该占路市场摆摊卖菜,去年六七月份开始在该市场收费。至于谁让他们收费、收费后是私分还是交给哪个部门,小贩们说法不一。

居民声音

正在这时,一辆小轿车自西向东驶来,停在记者所在摊位前,车窗玻璃降下后一名男子大声冲戴眼镜男子说:“不是让你们戴标吗?你们干吗不戴?”

堵路生噪音屡次反映无效果

在对方找钱的时候,老滕问:“谁让你们收费的?有收费证明吗?”

fw:选择收费人员是根据什么标准?

门头沟军庄镇灰峪村村民刘鑫(化名)向本报反映,3月13日他拉着300多斤核桃、梨来到剧场东街早市销售,刚刚把摊支好就有人过来,让他马上把地方腾出来。他问为什么?对方说这地方是自己的,交费了。

男子来收费自称居委会许可

根据此前观察,收费的两名男子每天都会在8时左右出现然后逐摊进行收费。

记者走访时发现,旁边居民楼的居民对这个早市是骂声不断,因为每天早市营业时正是清晨6时,周围的人还在睡觉,商贩们就陆续来到剧场东街占路市场摆摊,除了大声说话、叫卖,还不时有噪音极大的农用三轮车开来卸货。

记者调查

早8时许,来了一高一矮两个男子,自称是社区居委会的,让刘鑫交10块钱“管理费”。刘鑫对收费提出疑问,对方有些不耐烦地说:“不交就收摊走人!别卖了!”说着就要动手。

Copyright © 2017 澳门皇冠官网在线观看-皇冠官方app是哪个-哪里找皇冠登3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