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二张鹏几乎不说话

2020-08-11 06:28

4月10日中午,张鹏给自己20多年的发小姜禹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从哈尔滨打工回来了,一会儿一起吃个饭。恰好他们一个朋友马上要结婚了,五个人就在饭店替朋友庆祝一下。一箱啤酒下肚后,张鹏回家睡了一觉,17时左右,姜禹喊他出来吃了顿炒面,一共花了16元。然后两人和过去几年习惯一样,去了网吧打游戏。

谈起张鹏,网吧老板崔文龙说:“他不爱说话,穿着特朴素,平时完全没有大手大脚花钱的感觉。即便是被抓的当天晚上,他也没有任何变化。”崔文龙说,“人我也见了不少,但说他能做这么大的案子,我真不信。被抓的时候,有警察进来问了张鹏的名字,我说在,18号机玩游戏呢,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可随后一批警察进来,把他和朋友一起带走了。”

滨州牛路56号,牛城网吧的登记记录显示:4月10日19时40分左右,张鹏开始上网,大约10多分钟后,张鹏在这里被警方带走。一个小时后,用他身份证登记的电脑被网管下机,这是他失去自由前留下的最后确凿的痕迹。“当时几个十多年的朋友没一个人感觉出张鹏有异样。”姜禹说,“当时一下冲进来的人把我们按住了,以为遇见抢劫的呢,怎么也没想到是警察,直到张鹏被带走时,我们才知道他出事了……”

与老张家一墙之隔的是面食店,姓赵老板说自己店也有两三年了,两个孩子偶尔能见到,老大还行,见面的时候会说句“来了”。老二张鹏几乎不说话,“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了,和我打招呼还会脸红。”如果不是4月11日上午派出所来贴封条,他都不知道看起来这么老实的“老二”居然在哈尔滨偷了那么多的黄金。“这家人给我们印象都挺老实本分的,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他家已经被当地警方贴上了封条,所以并不能从里面看到张鹏住处的全貌。从满是灰尘的窗子看进去,正门一侧放着两个烤箱,右边只有一平方大的灶台上,还有半碗没用完的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饭店的后厨。

张鹏的家在南横街33号的老房产楼,周边居民前一年刚刚进行了供热管线改造,唯有张鹏的家中伸出一截烧火的烟囱,显得十分特别。

“张鹏从初中毕业后就出来打工了,最近几年也算手艺学成了,一个月收入四五千块,但他从不乱花钱。”姜禹说,“张鹏买衣服都买二三十的,吃饭自己在家就是面条。而且别说赌博,朋友间打麻将、扑克都不玩。曾经有次我们几个三缺一,打一毛钱的他都死活不玩。”

记者通过张鹏朋友的手机看到他的朋友圈,他给自己起了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张景智,他的朋友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叫。微信名叫“微笑的景智”微信签名是:咱没有做富二代的命,就做个富二代他爹吧!伙伴们加油!

记者发现张鹏的朋友圈内容其实特别稀少,除了有一张自己吃面的照片外,就只有一个飞镖盘的照片。4月8日,案发前张鹏在朋友圈发布的最后一条消息:“做人难,难在必须为难自己……唉!”邻居和朋友眼中的张鹏“他月收入四五千,麻将扑克全不沾”

从张鹏家后面的小窗子,记者看到屋子里有点凌乱,但乒乓球很整齐地摆放在窗台边。室内没有看到成堆的工具,只有在一个洗衣机上面,有一个门锁芯的包装盒。对于张家的封闭,警方表示由于侦查需要,不能透露更多信息。

崔文龙说:“张鹏出门前还问了我一句‘龙哥!我咋了?’觉得他挺可怜的,我还问了民警一句,可没得到答案。第二天看电视的时候才知道,他居然犯了这么大的案子。”

Copyright © 2017 澳门皇冠官网在线观看-皇冠官方app是哪个-哪里找皇冠登3网址